首頁 > 正文
黑車司機非法營運超載 被抓現行裝傻受嚴懲

  冉某不僅從事非法營運,還超載。核載7人的商務車,被他生生擠進10個成年人和一大堆行李;遇到執法檢查,他謊稱自己是衛校的學生,拉載的是同學和同學的親戚。

  冉某被交通執法機場大隊執法人員攔下,因超載及其他違法行為,冉某的駕照分已被“扣爆”,涉案車輛也被暫扣。

  超載 7座車塞進10個成年人,還有一堆行李

  7月16日上午,交通執法機場大隊執法人員在江北機場T3航站樓排查非法營運車輛時,一輛車窗漆黑的東風牌小型客車引起他們的關注。

  當時,該車停在T3出發廳5號門外三道,正在下客。執法人員覺得該車行跡可疑,按照相關程序,示意駕駛員出示證件接受檢查。

  執法人員拉開車門,被里面的景象嚇了一跳:這輛核載7人的小客車,車內竟有8名乘客,加上剛才走掉的那位乘客和駕駛員,一共坐了10個成年人。

  不僅如此,該車后備廂里還堆滿了十幾個大箱子和各種行李包。乘客擠在狹小的車廂內,腿都伸不直,下車時直喊“腿都麻了”。

  裝傻 司機謊稱是學生,拉的是同學和親戚

  執法人員詢問駕駛員冉某是否認識這些乘客。冉某回答說,他是重慶某衛校的學生,車上拉的是他的兩位衛校同學,其余7人是同學的親戚。但蹊蹺的是,冉某卻說不出他的同學叫什么名字。

  執法人員就冉某的說法詢問了乘客。乘客稱,他們都是在城口縣臨近的幾個鄉鎮上車的,并不認識冉某,也不認識冉某的同學,更不是冉某同學的親戚。他們乘車時都付了錢,車費100-150元不等。

  這些乘客里面,確實有兩人是衛校剛剛畢業到觀音橋某醫院實習的學生。但他們并不認識冉某,也不認識其他乘客,他們是以每人150元車費乘坐的這輛車。

  嚴懲 要重新考駕照,還將面臨巨額罰款

  隨后,乘客們紛紛數落起冉某。乘客反映,他們中最早的清晨4點就上了車,冉某沿途一路接人,前后又接到了9名乘客。

  車內不僅擁擠,空氣和車況也不怎么好。為節約時間,冉某一路上也沒有停車休息,他們很為自己的安全擔心。

  “早曉得這樣,就不坐黑車了。”各位乘客紛紛抱怨。

  執法人員將冉某移交給機場交巡警支隊處理。隨后,民警查證發現,冉某的駕駛證已經記了9分,還有幾次交通違章沒有處理。“加上這次超載的違法行為,冉某駕駛證的分已經被扣爆,要重新學習了。”

  處理完交通違章,冉某來到交通執法機場大隊T2交通執法勤務室,如實供述了自己的非法營運行為,并對自己的違法行為后悔不已。此案件還在進一步辦理中。

  目前,冉某的涉案車輛已被執法部門暫扣,因涉嫌非法營運,他還將面臨被大額罰款。

  相關新聞

  “黑車”司機剛被查不久又載客

  還用“經驗”教乘客應對檢查

  “你好,我們是交通執法人員,請問你和乘客是什么關系?”

  “是朋友關系。”

  “乘客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乘客叫陳某某。”

  7月17日下午,交通執法機場大隊在江北機場T2停車場檢查時,懷疑一輛川C開頭的7座小型普通客車非法載客,于是對司機展開調查。面對交通執法人員的詢問,駕駛員一臉淡定地回答。之后,乘客也答對了司機的名字。這讓執法人員一度以為乘客真是駕駛員的朋友。

  經查,趙某駕駛的是私家車,并無營運許可證。那么,乘客到底是不是付費乘車呢?隨著進一步的詢問調查,執法人員發現了很多蹊蹺之處,除了姓名以外,其他任何細節都對不上,而且兩人言語間也很不自然,多有閃躲。

  經過一番調查追問,駕駛員趙某不能自圓其說,終于露出馬腳,并說出了實情。

  趙某說,他和乘客根本不認識,這名乘客是“羊兒客”給自己拉的業務,除了互通名字外,其他任何信息都不了解。乘客也坦言,自己不認識趙某,乘坐該車從重慶到四川自貢市,車費為150元。

  隨著調查的深入,執法人員還發現了趙某的“秘密”:今年5月,他才因為非法營運被被交通執法機場大隊查獲,車輛暫扣。最近,他才繳納了罰款,取車沒多久。

  趙某說,他憑著上一次被查獲時的“經驗”,摸清了一些執法人員詢問的技巧。所以,乘客上車后,趙某就現教了乘客一些應對執法人員的方法,并相互通報了名字。

  但假的終究是假的,紙包不住火。因趙某涉嫌非法營運,涉案車輛被暫扣,同時趙某也將面臨更加嚴厲的處罰。

  記者 張旭 通訊員 何書婷

編輯: 李海嵐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6259482
欧美巨波霸乳影院